企业动态
配资平台:惊人的相似!16年前的一幕是否重演?
2017-12-12
分享到:0

      “历史会重演”是技术分析理论的三大假设之一,基于K线图和成交量为基础的技术分析,根据股价走势分析背后的人心变化,是“历史重演”的理论基础。近期,上证指数的波动结构、量价关系等和2001年出现了惊人的相似,这两段时间走势的相似点主要有:
 
      一、调整前都经历了缓慢的上涨,在上涨末端出现了“双底”假突破,然后快速跌回。2001年4月,上证指数摆脱了2000年8月以来的箱体整理,出现“突破”双底的走势,但突破之后走势迟缓,并未达到双底突破的理论上涨目标位2325点,反而在当年6月见顶2245点便无力上攻,见顶回落。2017年的情况也十分类似,今年8月25日沪指长阳突破箱体之后,也同样是上涨犹豫,11月中旬反复上攻至3450点便掉头向下,同样也没有达到双底突破的理论上涨目标3584点,“双底”假突破如出一辙。
 
      二、见顶前都出现了明显的“喇叭形”。“喇叭形”又称为扩散三角形,高点逐步抬高而低点不断降低,背后的技术含义代表多空双方搏杀激烈,但多头已有逐渐弱化之势,一旦跌破“喇叭形”的下边线则确定为见顶形态。2001年和2017年上证指数的“喇叭形”都是经过一段时间上涨,在相对高位出现的“高位喇叭形”,调整概率比下跌之后出现的“低位喇叭形”要大得多,后面也都以跌破下边线确认进入调整(见图2)。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深圳成指和上证指数同步出现了“高位喇叭形”,同样也以跌破下边线确认调整开始。
 
      三、见顶前都MACD指标都出现顶背离,并最终以跌破零轴确立调整趋势。跌破零轴的当天,几乎和跌破“喇叭形”的下边线发生在同一时间,两大指标互相印证,并形成共振。

      见顶前一年多的上升过程成交量都没有有效放大,“量平价升”甚至“量缩价升”,存在一定程度的量价背离。2001年的时候,沪市成交金额的峰值出现在当年5月21日的216亿元,远比2000年499亿元和1999年443亿元的峰值要低,最后的冲顶阶段成交更进一步萎缩,收盘最高的6月13日当天仅成交161.8亿元,仅有2000年峰值的三分之一左右;2017年也是如此,收盘最高的11月13日沪市日成交仅有2667亿元,远低于今年上半年3266亿元和2016年3481亿元的峰值(见图4)。“量缩价升”某种程度上代表筹码相对稳定,但也意味着增量资金参与不深,一旦场内资金出现集中卖压,很容易因为承接盘不足而出现较大调整。
 
      一个好的配资平台具有哪些特征?我们怎样才能更好地运用各种方法鉴别怎样才是一个最好的配资平台。金融配资业务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而壮大,在股市大格局不变的情况下结合互联网的力量,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家喻户晓。具备哪些因素才能成为最好的配资平台呢?大家在自己的心里都有一杆秤。产品多样,最大化满足不同用户的投资需求;拥有一批专业精深、高效有序的理财投资顾问团队,为客户提供完善的大宗商品投资解决方案,让客户真正做到省心、安心、放心;强大的后台运营团队,有力保障交易持续顺畅、安全无虞;专业化的行情分析、客服支持,及时、准确、全方位的为客户提供金融资讯、理财培训等高质量的服务;丰富的投研支持,行情一目了然、查阅各种资讯、下载应用软件、学习操盘技巧、及时互动咨询,让您足不出户,即可做到投资尽在掌握。
 
      在市场内部结构方面,两次调整前都存在明显的“结构性行情”,股指上涨末期多数股票不涨反跌。2001年上半年的冲顶过程主要是次新股打前锋,众多老股欲振乏力,之前被狂炒的网络概念股如综艺股份、上海梅林、中关村、海虹控股更是提前上证指数1年多见顶;2017年则是业绩为王,白马股走强,中小盘股不断下挫,上证50指数迭创新高和中证1000指数频频新低形成鲜明对比。
 
 
      此外,两次见顶前都有资金面的利空,2001年的见顶和国有股减持政策密不可分,而2017年则面临新股和定增带来巨量限售股解禁的压力,以及股权质押可能“强平”带来的潜在抛压。
 
      北京融金汇银配资平台是一家法人独资投资公司,致力于股票投资、资产管理、私募管理、基金管理等专业金融服务领域。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中环南路甲2号佳境天城B座2706-2707。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有众多合作机构,自公司成立以来,我们坚持关注细节、快速反应、追求卓越、服务至上的经营理念,在资产管理行业内稳扎稳打、稳健经营,坚持以客户为上,与客户共赢的企业发展战略,不断为客户创造财富价值。